載自公視網站

懸疑 ‧ 愛情 ‧ 推理 公視文學大戲

「天平上的馬爾濟斯」11月15日重啟調查  文◎阮愛惠

想了解司法官、檢察官是如何訓練的嗎?當菜鳥檢察官遇到「案件當事人是自己家人」時,他們怎麼處理?這齣由實力派偶像林佑威和李康宜領銜主演的連續劇,不僅是探索法律與正義、罪與罰的戲,更是一齣令人怦然心動的愛情戲。誰是真正的罪犯,戲不看到最後是不會知道的!

■「天平上的馬爾濟斯」11/15起每週六21:00首播,翌日02:00重播

「天平上的馬爾濟斯」?這彷彿來自火星的語詞,讓我們試著來拆解它:在用來測量平衡及穩定的天平上,放一隻有「寵物界過動兒」之稱的馬爾濟斯犬,那會是什麼樣的畫面?是混亂?是爆笑?還是各種意想不到的或好或壞的狀況?
公共電視11月15日將隆重推出的20集連續劇「天平上的馬爾濟斯」,就是取材自這個衝擊的意象,「天平」象徵司法界追求的公平正義,「馬爾濟斯」則代表人性的多變與善惡之難定。

掌握台灣社會脈動的「時代劇」

這是一齣描述檢察官的戲,也是探索法律與正義、罪與罰的戲。當然,它更是一齣令人怦然心動的愛情戲。誰都想窺看,嚴肅高尚的司法官、檢察官等執法人員,他們的專業如何被訓練?他們的情感生活如何和法理劃清界線?
台灣的戲劇極少以司法界為背景,在「偵查不公開」的司法程序下,一般民眾對於司法案件,往往只能看到判決結果,難以看見審判的過程。然而,近年來台灣發生了幾件關於「首長特別費」、「國務機要費」的重大司法案件,媒體的發達,民代、名嘴、輿論等多方聲音湧現,竟讓一個司法案件的辦案歷程有如一齣連續劇般天天在媒體上演。
想製作一齣以檢察官為主角的戲,是映畫製作公司一直以來的想法。而當映畫向公視提出「天平上的馬爾濟斯」的企劃案時,社會上也正沸沸湯湯地發生幾宗司法重案,說「天」劇是齣「時代劇」一點也不為過。

金鐘獎最佳編劇黃志翔寫劇本

「天」劇製作人張曼娜說:「公視並不想在題材及劇情上譁眾,最初給我們的意見,就是希望作一部好看的戲,顧及大眾的口味。」因此,映畫敦請以「名揚四海」獲得金鐘獎最佳編劇的黃志翔出馬,寫出一群準司法官在司訓所受訓,及分發實習後參與調查的精彩經歷。
黃志翔和製作人花了很多心力做前置作業,訪問很多檢察官、律師,驚覺這個行業有很多不為外人知的黑暗面。黃志翔另外也買了十萬元左右的專業書籍來參考,下了好大一番功夫。

菜鳥法律人的情、理、法大考驗

故事起於一宗命案的調查。年輕的準司法官結訓之後,初入司法界,便捲進一連串懸疑、推理、搜證、判罪的歷程……愛情則是所有事件裡最關鍵的元素,因為愛情,交織了許多人的命運,也產生罪與罰、誤解與寬容的錯綜。
林佑威所飾演的「徐子捷」及李康宜所飾演的「江若羽」,兩人是司訓所的同學,一個內斂冷肅,一個卻很「卡通漫畫」;共同點是彼此身世都有些沈重,且初入法界,就面臨到「案件當事人是自己家人」的艱難處境。
劇情在案件的抽絲剝繭中進行,兩人的情愫也在反覆的辯證撞擊中觸發,過程雖然曲折,但真理及真愛,正是人生最高的追求!製作人張曼娜說:「映畫以前拍攝『危險心靈』企圖提出對教改的批判,但最後並沒有提出答案。而『天』劇最終卻要為一個誤判的案子推翻前供,提出平反,走向水落石出的結局,和一般偶像劇只談情愛的簡單格局,有著很大的不同,演員可以有比較深入及個人化的演出。」

林佑威首度展現「輕熟男」魅力

林佑威說他以前從未在戲裡這麼「酷」過。他以前演的總是天使、學生、醫生之類的夢幻或陽光男孩,但在「天」劇裡,他不愛講話,一開口就「冷鋒過境」,形象和以前完全不同。
對此,林佑威倒不擔心粉絲們會不習慣他。他說,在拿到劇本之初,就覺得這會是一部好看的戲,而他的真正個性裡,其實也有沈靜的一面。拍這部戲時已年屆三十,他心裡正想尋求從青澀轉為成熟的契機,這個角色可說來得正是時候。戲裡的他處理三角戀情不慍不火,以準檢察官之身面對黑道份子的哥哥,在情、理、法的煎熬中找出路,在在展現他前所未見的「輕熟男」魅力,「天」劇可說是他的「宣告成年」之作!

李康宜為「天」劇剪掉一頭長髮

相對於林佑威的「重」,李康宜卻要在「天」劇裡放「輕」。她必須跳脫以前被肯定的戲路,首先就得放棄從小留到大的一頭長髮。打從她第一次看劇本,腦海裡浮現的「小羽」,就絕不是個長頭髮的女孩。這對她而言不是件容易的事,之前好幾次有人想動她的長髮,都沒有成功過。為「天」劇落髮那天,她真的歇斯底里大叫,但剪了個俏麗的「妹妹頭」後,她攬鏡一照,並沒有想像中那麼不可接受。有人認為她的新髮型看來成熟,也有人覺得很Q,但李康宜覺得最可貴的,就是「和以前很不一樣」。
她說,「小羽」這個女孩,在看似「卡漫」的處世方式裡,隱藏著憂傷的身世之謎;起初她雖然不大有把握能演好這個角色,很多人也不認為她是角色的化身,但她還是決定放手一搏。

上戲之前,她在家想了很久。第一天很重要,一定要能「跨過」。表演最怕「卡卡的」,她鼓勵自己,反正也不是新人,而且以前已有很多部「自然表演法」的作品奠下基礎,她抱著「也許會失敗,但起碼和以前完全不一樣」的篤定心態,來走一條「危險」的路。「當然,一定要相信導演!記得才剛演了第二天,有一場戲拍完,全場的人都笑了,我的臉漲得通紅。導演說,好好笑,妳演得太誇張了吧!但他這麼一講,我反而放心了,因為我知道我做到了我以前做不到的部分。那天之後,就很順利了。」李康宜笑著說:「但誇張是不夠的,誇張之餘要有人性,否則這個角色會變得很表面、很膚淺。所以有些時候演法就要『收』回來。」李康宜很推崇導演的拍攝功力:「我覺得導演拍的東西滿精準,拍的時間不長,但剪出來的鏡頭很豐富。」

對的人放對的位子,製作人超開心

製作人張曼娜對林佑威和李康宜兩人的表現滿意得不得了,直說兩人是「優質偶像」,具有表演才華及角色詮釋能力,在這部戲裡跨越出偶像劇既定的格局,朝更有廣度及深度的方向發揮。

不只是男女主角,「天」劇還網羅了好幾位精英演員,包括張世、翁家明、馬志翔、李淑楨、陸明君、王瑜文、太保、陳希聖、陳慕義、曾珮瑜等,每個人在戲中,都找到很好的表演空間,「把對的人放在對位子上」,是製作人最開心的事。

導演遺憾司法官父親看不到他的戲

拍戲過程大家都很開心,但有一個人並不開心,甚至是他「拍攝以來最痛苦的一次」,那人是導演王明台。
王明台導演的父親是司法官,母親是書記官,自有記憶以來,他的叔伯輩都是司法界人士,從小他也在司法官宿舍長大。當年他不顧父母反對唸了電影系,這些年來父母仍在操心他的工作,能接手「天」劇,拍攝父親行業的故事,他內心隱然有「送父親一個開心」的期待。
然而,就在拍片前,王導演的父親卻因肝硬化住院,病情急轉直下,未等到開鏡就撒手人寰。王導演是強忍喪父的慌亂及巨痛走進劇組的。
拍片期間,他帶著父親的照片。有時情緒來襲,他就會看看父親的照片,對他喃喃自語;有時煩惱明天的天氣,他也會祈求父親保佑。說也奇怪,明明說隔天要颳颱風的,一覺醒來卻是個大晴天,他對照片說:「謝謝您啦,明天請再保佑我。」王導演說:「這真的是很特殊的經驗,以前我和父親,從來沒有這麼親密的相處過。」

終於順利把工作交差了,王導演覺得「天」劇很像是父親留給他的一個禮物。接下來他暫時不再接新工作,想好好休息一陣,最重要的是,好好陪母親和哥哥。東奔西跑了多年,這隻「馬爾濟斯犬」,終於在他的「天平」上,找到一個新的平衡點。
林佑威變酷,李康宜也不再「鄰家」,每個人心中都有一隻馬爾濟斯,每一段人生也都有天平的兩端。「天平上的馬爾濟斯」考驗出演員更上層樓的表演功力,也將挑戰觀眾的辦案能力。誰才是真正的罪犯?不看到最後是不會知道的!

經典語錄

■江若羽(李康宜飾):
認罪吧!如果你不懂什麼叫正義,至少懂得什麼叫誠實。認罪吧,如果你以為傷害了別人卻可以逍遙法外,那麼我發誓,一定會找到罪證讓你受到制裁!

■徐子捷(林佑威飾):
想打架?對不起我沒興趣!想鬥牛?那來吧!一對一單挑!
法律如果不能顧及平等,那麼,法律本身也是一種偏見!

■涂青芸(曾珮瑜飾):
問我為什麼喜歡當法官?呃……我也不知道耶……當法官應該很好玩才對吧……

■陳俊揚(路斯明飾):
你們這些司法官,無非就是考不上律師的人種吧。

■涂建平(翁家明飾):
我的清白,用不著証明給任何人看!清白,長在我心!

■邱博彥(陳彥儒飾):
一個只懂得百米衝刺的人,我瞧不起他。我的目標永遠放在百米終點線之後的至少一萬米。

■方秀娟(李淑楨飾):
我相信世上真有純粹的愛情。而且,我有證據!

■劉建達(張世飾演):
哎呀,別一直叫我劉檢察官啦,很煩呢!

■周文齊(陸明君飾):
一個人壞不壞,看臉就知道!

■吳振源(太保飾):
我這輩子唯一想的就是正直、善良、平順的過完一生,但是你們居然把我當成殺人犯……

■徐子祥(馬志翔飾):
叫我背叛,不如送我一付手銬。叫我出賣,不如這條命送給你!

 

創作者介紹

陸明君 :: 戀戀明君

lovejo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